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细作毒妃》细作娘子 第二章 肌肤亲密 细作毒妃冰山攻

《细作毒妃》细作娘子 第二章 肌肤亲密 细作毒妃冰山攻

发布时间:2019-10-30 08:52:52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东边雨 状态:已完结

主角是龙明月,王语香的小说《细作毒妃》此文是东边雨原创的古代ag有什么方法稳赢|HOME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秦钰锒平躺在榻上,龙吟见状就说:“你把衣衫脱了吧。”面纱下的脸庞已经红润起来,这种状况她还是初次遇上,却不得不这么做。 “啊?”

>>>《细作毒妃》在线阅读<<<

《细作毒妃免费试读


秦钰锒平躺在榻上,龙吟见状就说:“你把衣衫脱了吧。”面纱下的脸庞已经红润起来,这种状况她还是初次遇上,却不得不这么做。

“啊?”秦钰锒倒是愣住,然后盯着她的面纱:“龙姑娘,你确定要在下宽衣解带么?”yàn遇来得太快,却不是时候。

知道他想歪了,龙吟娇嗔:“你想到哪儿去了?!若不脱了衣衫,我又怎能给你医治包扎。你以为你这是轻伤么?”她赌气说:“罢了!就让你疼死算了。”她转身,走出几步。

君子坦荡荡,秦钰锒这才微微一笑,说道:“那就有劳龙姑娘了。”他动手宽衣,露出精壮结实的体格,只是几个伤口格外醒目,有两处还在往外流血。

龙吟深深呼吸了几次,尽量对他的身体视而不见。她用洁白的巾帕擦拭他的伤口,动作非常轻柔,免不了碰到他的肌肤,却感觉自己手背一片火烫,心说不妙。他的体温正在上升,绝对不是好现象。

秦钰锒躺在那里,感觉口干舌燥,越发觉得不适。没过一会儿,他忽然心猿意马起来。这也难怪,他正值双十年华,面对恩人的施以援手,他忍不住浮想联翩。他看着她的眉眼,想象着面纱底下拥有动人心魄的容颜。

龙吟刻意不去理会他的目光,低头悉心清理他的伤口,然后仔细进行包扎,每一下都很小心,生怕触碰到他的伤口。救人一命是好事,她不希望半途而废。

忽然,秦钰锒一坐而起,他猛然抱住龙姑娘,说了几句胡话,好似狂性大发,试图侵占她的身体。几下没有成功,自然被龙吟制服,终于昏厥过去。

朝花听到响动,急急而来:“少宫主,怎么了,怎么了?什么动静这么大?”

龙吟看着他,轻轻吐气:“已经没事了。他毒性发作出现了幻觉,不能怪他。”她悄悄红了脸颊,好在有面纱挡着,旁人才未发现。她从未与男子如此亲密,不想今天为了救人却破了例。

“哦,我还以为他见色心起呢,可千万不能是个白眼狼啊。”朝花说道:“不过,如果他敢乱来,主子也是不会轻饶他的。”

“知道就好!”龙吟嗔了她一眼:“去,找跟绳子来。”

“绳子做什么?绑了他吗?”朝夕连声问道。

“少废话,去吧。”龙吟懒得解释,见朝夕走开,这才看着榻上的阿锒。他到底是何来历?虽然只穿着粗布衣衫,为何会透出一股贵气。她有注意到他的手指,那上面赫然带着一枚形状奇特的戒子。

当秦钰锒再次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五花大绑,身上还是原来的衣衫。他试着动了动,说道:“龙姑娘,刚才在下是不是冒犯了你?”看她不点头又不摇头,他只好说:“在下不是有意为之,请姑娘莫怪!”

龙吟走到他身边,说道:“你想多了,我没有怪你。”

“真的?”秦钰锒的双目对上她的两汪清泉:“那就多谢姑娘了。女子清白事大,的确是我唐突了。”

他的确是正人君子,这不由让龙吟对他多了一丝信任。娘亲总说世上男儿多薄幸,多半都是坏人,可眼前此人倒是不错。

“龙姑娘,现在是什么时辰了?”秦钰锒问。

“快到子时了吧。”龙吟微微一笑,声音不由变柔:“你且好好休息,待伤势稳定,我再想法子给你解毒。”

秦钰锒眼前一亮:“姑娘莫不是神医?”

“只是略通医术而已。”龙吟很是谦虚:“时辰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

“你要去哪儿?就这么将我绑着么?”秦钰锒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:“龙姑娘,在这里陪着在下可好?”

“不!”龙吟说道:“男女有别,倘若让第五个人知道,我就说不清楚了。”心里,她还是忌惮娘亲的。就算她再宠爱自己,可若犯事也是会重重惩罚的。

隐约响起几声雷鸣。

朝花再次进来:“少宫主,外面下大雨了,变天好快啊。”

龙吟听了,顿生尴尬,说道:“那好吧,今晚我们三人就留在隔壁山洞过夜。”她看了一眼秦钰锒:“至于你,就老老实实绑着吧。”

朝花夕拾陪着少宫主来到隔壁洞穴,这里小了很多,地上铺着草席,四处通风,能听到下雨的声音,因已习惯了这里的气候,倒也不觉得冷了。

“少宫主,这里太挤了,你还是去隔壁吧。反正他被绑住,玩不出什么花样的。”朝花对少宫主说。

“少宫主,你为什么绑着他呀?姐姐说他发狂了。”夕拾说道。

“他身上的毒能致幻,也可能导致自残,必须用绳子绑着他。待明天我去找点解药,看能不能将他治好。”龙吟说道:“解毒是最难的,只能看他的造化。”

“这么说,他还有可能死啊。”夕拾很惋惜的样子:“真是可惜,他长得还不错呢。”说罢,痴痴笑着。

“不会的,人到了我手里,我岂能让他轻易就死?”龙吟就说:“况且,救人是积德,娘亲害人很多,我想为她积点德。”

“我说嘛,咱们少宫主就是不简单呢!”朝花立即说道:“不过我们要小心些,倘若让宫主知道了,会掉脑袋的。”她苦下脸来,不敢去想那个场面。

“所以我们收留陌生男子的事,绝对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,懂吗?”龙吟看着她们,神情很严肃:“如果你们走漏风声,我们三人一起完蛋。”她比了一个砍脑袋的姿势。

夕拾胆小,说道:“万一真让大家知道了,我们会不会性命不保啊?”

“娘亲说一不二,很难说呢。”龙吟往最坏处想:“大不了她废了我的武功,或者罚我几天不吃不喝。”

“那我们呢?”夕拾小声问。

朝花拍了一下她的脑袋,说:“你怎么这么啰嗦啊!央求少宫主救人的是你,这会儿胆小怕事的还是你!”她忍不住吐槽。

“我——”夕拾吐吐舌头,不好意思再说话。

想到阿锒刚才那直愣愣的目光,龙吟觉得自己的脸又烧了起来。一想不对,马上起身说:“不行,我得过去看看。”

“怎么啦?他不是被绑住了嘛,不会有事的。”夕拾不满道:“少宫主,你还是安分点吧,宫主知道了会不高兴的。”

“现在怕已经晚了。”龙吟对她们两人说:“你们待在这里,我过去看看。放心,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。”

“好吧。”姐妹两只好点头,互相靠在一起闭目养神。

秦钰锒根本就睡不着,听到脚步声,就问:“龙姑娘,是你么?这里的烛火刚熄灭了,小心脚下湿滑。”

龙吟重又点燃烛火,走到近处问道:“你觉得如何?”

“口渴。”秦钰锒显得心不在焉:“还有胸口发烫,人难受。”他有些昏沉,却怎么都无法入眠,尤其是坐着被绑住手脚,就更加艰难。

“你要吃的苦才开始呢。”龙吟给他递水:“喝吧,这是山泉水,很甜的。”她亲自端着喂他喝,感觉格外亲密。

秦钰锒连谢谢都没说,就大口大口喝了个痛快,直到一碗见底,他才恢复了点精神:“是不是中毒的缘故?”他抬头看着她:“龙姑娘,你为什么一直蒙着面纱?”尽管身体不适,他的好奇心仍在。

龙吟不悦,怒道:“为何要知道我的容貌?!娘亲说得没错,你们男子就只喜欢美貌的女子。难道看人只看表面么?真是肤浅又愚蠢!”

秦钰锒本就难受,被她这么一说,就更加觉得不自在:“不好意思,我是真的好奇而已,并无伤害姑娘的意思。若你觉得冒犯,在下还是只能道歉。对不住了,龙姑娘。”

龙吟坐在石椅上,说道:“罢了,你现在自身难保,还是多让你说几句话吧,若天亮死了,也不枉此生了。”

秦钰锒一听,悲从心生,却不能告诉她缘由:“姑娘,在下有个不情之请,你能答应么?”

“是什么?我要知道了才回答。”龙吟看着他虚弱的样子:“你中毒不轻,不宜胡思乱想。”

“我想有人陪着看日出。”秦钰锒说出心愿:“因为我的家乡在东边,所以我想看看东边的太阳。”如果命该如此,他纵然不服气也是枉然,随遇而安就好。

龙吟被他的话震慑了一下,问道:“你不是大元国子民?”万秀派乃是大元国中最大的帮派,一时无二。

秦钰锒微微点头,说道:“恕在下不能告知实情,倘若幸存,定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。”他认真说。

“我才不要你报答呢。”龙吟毕竟年轻,在陌生男子面前总是容易脸红,她一再庆幸有轻纱遮脸,才不会让他看到自己的羞窘。

“啊,我好难受。”秦钰锒忽然想运功抵御。

“不可,不可!”龙吟发现了他的举动,立即说道:“切不可运功,否则经脉逆行,你必死无疑了。”她善意提醒,忍不住为他担心起来。

《细作毒妃》 精彩点评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东边雨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龙明月,王语香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东边雨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细作毒妃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龙明月,王语香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细作毒妃

细作毒妃

作者:东边雨类型:古代ag有什么方法稳赢|HOME状态:已完结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东边雨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龙明月,王语香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东边雨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细作毒妃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龙明月,王语香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小说详情